<menuitem id="p6pkk"><button id="p6pkk"></button></menuitem>
  • <b id="p6pkk"></b>
      <input id="p6pkk"><noframes id="p6pkk"></noframes></input>
      <u id="p6pkk"><small id="p6pkk"></small></u>

      <u id="p6pkk"></u>
            <tt id="p6pkk"><label id="p6pkk"></label></tt>
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集藏

            青州訪石博物館
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5-16 23:12

            作者:俞瑩

              今年是山東青州博物館建館60周年。這個縣級博物館中唯一的一級博物館,一向享有“小大博物館”之美譽,文物珍品眾多。館藏文物號稱有三大鎮館之寶,概括為“三個一”。“一張考試卷”,即明代青州狀元趙秉忠殿試卷;“一窖佛像”,即1996年青州龍興寺遺址發現出土的窖藏佛教造像400余尊;“一枚玉璧”,即青州出土東漢“宜子孫”刻銘蒲紋玉璧。
              青州,曾經是古代傳說的九州之一,疆域很廣,按照《尚書·禹貢》的說法:“海岱惟青州”。宋代詩人蘇轍就有“面山負海古諸侯,信美東方第一州”(《送龔鼎臣諫議移守青州二首》)之譽。即使到了清代,青州府還下轄有臨淄、壽光、臨朐、昌樂、諸城、博山等11縣。如今,風光不再,僅為一個縣級市,隸屬濰坊。但歷史文化底蘊深厚,青州博物館就是一個例證。
              如果說,山東地區是古代賞石文化重要發源地,那么,青州博物館中也有極為重要的遺存。
              如一組北齊線刻畫像石,1971年春出土于青州城南傅家莊北齊武平四年(573年)石室墓,分別是商旅駝運圖、貿易商談圖、飲食圖、主仆交談圖、象戲圖、車御圖、出行圖、轎乘圖等場景畫面,大致反映了當時墓主人作為一個貿易商的舉止行動,也是當時絲綢之路東西方交往的重要文物。其中的“貿易商談圖”,描繪的是墓主人坐在束腰的凳子上,翹著二郎腿,左手執杯,不卑不亢,雙目注視著對面的商人。對面的商人,是一個眼窩較深、鼻梁內勾、頭發蜷曲的外國人形象,衣飾華麗,手捧禮品,雙腿彎曲,一副殷勤獻媚的姿態,據考是中亞粟特商人(也有說像羅馬商人)。旁邊的墓主仆人,手捧一座盆石,盆中的石假山成三角形,上小下大,輪廓奇崛,透漏有加。右上方天空中有祥鳥飛過,左上方則有所殘缺。
              這塊北齊線刻畫像石,有確切的紀年可考,其中的盆石,也是古代賞石見諸圖像最早的記錄。至于這方盆石究竟作何用場,眾說不一。《山東青州傅家莊北齊線刻畫像石》(青州市博物館編,齊魯書社2014年8月版)一書專家有說為珊瑚,有說是“盆中熱氣騰騰”(不明具體何物);至于其來路,一說是粟特商人獻供的禮物,一說是墓主人與粟特商人交易的商品。筆者以為,這位仆人拿的應該是主人的東西。
              這方盆石有可能是珊瑚,但是無法解釋其從何而來,更有可能是出自當地的賞石——青州石。青州出產奇石,這在《尚書·禹貢》中就有記載,所謂青州上貢“鉛松怪石”是也。到了南宋,杜綰《云林石譜》也收錄了“青州石”(列名第二)。南北朝時期,正是賞石藝術誕生之時,尤其是園林置石運用已經較為廣泛。但是,作為室內(案幾)供石,文獻幾乎未見有關記載。這方盆石形象,可以補充史料之不足和缺失,是極為重要的古代賞石文化史實。或許可以證明,在當時的貴族富商階層已經有玩賞供石之好。至于這位仆人手持盆石究竟有何意味,筆者猜想應該是主人向客人顯擺奇珍,帶有一種儀式感。
              其實,類似手捧盆石的儀式感很強的場景,在古代繪畫(壁畫)中也時有所見,而且延續很長時間。如唐代閻立本(傳)的《職貢圖》中,就有蠻夷手捧珊瑚賞石托盤的圖繪;河南鞏義市北宋皇陵(七帝八陵)遺存的“客使”石像生,其中也有手捧珊瑚、盆石的形象;在山西芮城縣永樂宮三清殿元代壁畫之中,有玉女手持盆供賞石(珊瑚)的形象。這些頗為相似帶有儀式感的場景,一方面反映了當時賞石之風盛行,另一方面也證實了其時賞石之供還是以盆座為主(木座在明代以后才流行起來)。
              青州傅家莊北齊線刻畫像石“貿易商談圖”上的盆石形象,與青州石確實非常相似,應該也是就地取材。按照《云林石譜》記載:“青州石,產于土中,大者數尺,小亦尺余,或大如拳,……其質玲瓏,竅眼百倍于他石”,云云。其實,這是比較狹義的青州石概念,至今也有這類孔洞比較密集玲瓏的石頭,又稱小玲瓏石,一般都比較單薄些。青州石還有幾種表現形式,一種是太湖石類,又稱北太湖石,體量較大,奇巧天成,如青州偶園供置的一些明代太湖石(包括“福壽康寧”四塊太湖石),就是屬于青州石范疇。一種是紋石類,以淄博文石為代表(又稱博山文石),造型玲瓏多變,肌理皺皴起伏,也是古典賞石之中肌理皴法非常突出的一種;另一種是硯石類,以紅絲石為代表,石質細膩致密,發墨如油,是魯硯的代表。
              青州博物館還有一件重要的古代賞石,那就是宋代大文豪蘇東坡曾經題詠過的太湖石“醉道士石”。這方古石原置于法慶寺,后來移置青州博物館后院中。現在位置與筆者二十年前所見相同,只是石頭被泡沫塑料包裹起來,不見真身,也沒有標牌說明,讓游客不得其解。記得筆者當年參與主持編纂《中華古奇石》(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12月版)一書,曾經將其收錄其中。如今,據說為了保護其不受風雨漫漶之侵,準備移入室內保存。
              “醉道士石”看似一只醉猴,又像是一位衣衫不整的醉道士,上面還有后人刻寫蘇東坡詠石詩。此石原來是北宋元豐年間揚州知州楊康功之物。元豐八年(1085年),蘇軾復為朝奉郎知登州,八月過揚州,拜訪知州楊康功,得以賞觀這方奇石。九月初,蘇軾抵達楚州(今江蘇淮安),遇無為人楊杰(字次公),楊杰也好玩石,任漣水巡察使時與米芾有石緣。兩人飲酒暢談,蘇東坡醉中作詩《楊康功有石,狀如醉道士,為賦此詩》寄贈楊康功,述其奇石來由,可謂天馬行空,想象奇特:“楚山固多猿,青者黠而壽。化為狂道士,山谷恣騰蹂。誤入華陽洞,竊飲茅君酒。君命囚巖間,巖石為械杻。……三年化為石,堅瘦敵瓊玖。”此外,詩人秦觀也有《題楊康功醉道士石》,所謂“黃冠初飲何人酒,徑醉頹然不知久。風吹化石楚山阿,藤蔓纏身蘚封口。”云云。可見,當時這方賞石也是非常出名。
              蘇東坡一生寫有不少詠石詩,但傳世下來的有關賞石極為少見,這方“醉道士石”就是一例,故彌足珍貴。


            pc蛋蛋_pc蛋蛋开奖_pc蛋蛋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