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p6pkk"><button id="p6pkk"></button></menuitem>
  • <b id="p6pkk"></b>
      <input id="p6pkk"><noframes id="p6pkk"></noframes></input>
      <u id="p6pkk"><small id="p6pkk"></small></u>

      <u id="p6pkk"></u>
            <tt id="p6pkk"><label id="p6pkk"></label></tt>
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理論·探討

            保險業為“一帶一路”建設保駕護航
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5-13 23:00

            作者:葉明華

              2017年原中國保監會發布的《關于保險業服務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指導意見》指出,中國保險業要積極服務大局,主動對接“一帶一路”建設過程中的各類風險保障需求和資金融通需求,努力使保險成為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重要支撐。堅持統籌推進、重點突破,在保險產品、保險資金、保險機構、保險人才等領域協同發力,提升保險業服務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滲透度和覆蓋面;堅持市場運作、持續發展,增強保險業對“一帶一路”的服務和保障能力。
              “一帶一路”建設中的重要風險點根據瑞士再保險研究院預測,2015年至2030年,“一帶一路”基礎設施需求高達20萬億美元,預計到2030年,“一帶一路”將為全球保險業帶來340億美元的保費收入,“一帶一路”項目將推動中國保險業保費增長215億美元。此外,至2030年,“一帶一路”將為中國保險公司的貿易相關保險帶來15億美元保費增長。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龐大體量及其復雜多變的風險,客觀上亟需保險業為其提供風險管理和損失補償服務。
              從經濟指標看,當前“一帶一路”建設主要集中于重大項目建設、進出口貿易、對外直接投資等領域。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不同領域風險迥異。
              (1)重大項目建設風險就“一帶一路”重大基礎設施與能源項目建設來說,建設周期長,涉及的工程金額巨大,風險復雜多變。以中巴經濟走廊建設為例,涉及卡西姆港燃煤電站、喀喇昆侖公路、瓜達爾港、新國際機場等一系列重大工程建設。其中,瓜達爾港項目建設尤為重要,因其地理位置特殊,成為我國突破能源運輸“馬六甲困局”的關鍵所在。
              在瓜達爾港項目建設中,首先面臨著嚴峻的政治風險。該區域內恐怖分子十分活躍,每年發生多次暴力襲擊事件。其次是經濟風險。由于巴基斯坦國內通脹嚴重、貨幣貶值,這對我國工程建設承包商來說,極易導致建筑材料價格變動和建筑工程價值變化風險。最后,環境風險也不容忽視。瓜達爾地區氣候干燥,降雨不足,供水供電普遍短缺,在此背景下,大型項目建設工程往往無法按時完工,還可能因氣象和地理風險遭受損失。
              (2)進出口貿易風險“一帶一路”涉及多樣化的運輸方式,風險種類較多。2017年,我國通過水路向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出口5679.3億美元,通過航空運輸出口954.3億美元,通過鐵路運輸出口155.7億美元。“一帶一路”涉及的進出口貿易風險主要集中在貨物運輸風險和出口信用風險。第一,貨物運輸風險涉及船舶、飛機、火車等交通工具的風險,也涉及進出口貨物可能面臨的意外事故及自然災害風險,尤其是水路運輸,既有海上氣象風險、航行的技術風險,也有船舶碰撞、海盜等風險。第二,出口信用風險。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和貿易企業,從主權信用風險到商業信用風險,差異較大,常見的出口信用風險主要有偽造信用證風險、信用證“軟條款”風險、進口商資信風險、拒付風險等。
              (3)對外投資風險自“一帶一路”倡議實施以來,我國企業對“一帶一路”沿線國家直接投資明顯增加,2017年我國境內投資者共對“一帶一路”沿線57個國家近3000 家境外企業進行直接投資,涉及國民經濟17個行業大類,當年累計投資201.7億美元,同比增長31.5%,占同期我國對外直接投資流量的12.7%。當前,“一帶一路”投資的主要問題是投資行業密集、投資風險集中。至2018年,我國“一帶一路”對外直接投資存量中,投資于能源行業為593.2億美元,投資于交通運輸業為185.4億美元,投資于不動產行業為136億美元。這使得我國對外直接投資風險與重大項目建設風險緊密捆綁在一起,如果基礎設施建設或者重大能源項目建設出現問題,勢必影響對外投資的資金風險。
              保險業為“一帶一路”建設保駕護航《關于保險業服務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指導意見》明確指出,要構建“一帶一路”保險支持體系,大力發展面向“一帶一路”的出口信用保險和海外投資保險,對“一帶一路”中風險可控的項目應保盡保。圍繞“一帶一路”建設中的特殊風險保障需求,保險業不斷創新保險產品和服務,為“一帶一路”沿線重大項目建設的成功保駕護航。
              (1)為“一帶一路”提供多樣化風險保障
              在設施聯通方面,保險業為“一帶一路”提供海內外工程險、工程設備材料貨運險、財產損失保險、首臺(套)重大技術裝備保險、建筑工程質量保證保險、境外投資保險等。在貿易暢通方面,我國保險業為“一帶一路”提供進出口貨物運輸險、產品責任險、出口信用險、交通工具保險等。在科教文衛領域,保險業為“一帶一路”提供了科技類保險、影視演出類保險、賽事保險、旅游保險等。在“一帶一路”海外工作人員人身安全方面,我國保險業提供了務工人員意外傷害保險、境外工作人員人身保險、團體意外傷害保險、緊急醫療運送和運返、境外緊急救援、意外或疾病醫療、恐怖襲擊、戰爭、暴動或武裝叛亂等附加險種。
              (2)為“一帶一路”提供風險補償與資金融通
              “一帶一路”相關保險主要由我國大型保險公司提供。至2017年,中國人保集團為“走出去”的中資企業和人員提供40萬億元的保險保障,累計承保境外投資及基礎設施建設項目2000余個,承保的交通、能源、電信等領域的風險保額超過5萬億元。截至2018年,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為“一帶一路”項目出具2300多張保單,累計向“一帶一路”相關企業支付賠款超過27億美元。為了支持中巴經濟走廊建設,中國出口信用保險公司已承保中巴經濟走廊的能源合作項目11項,承保金額為149.2億美元。在“一帶一路”建設中,保險業除了發揮風險保障職能外,還積極發揮保險資金融通的職能。根據亞洲開發銀行的預測,至2030年,亞洲基礎設施的投資需求每年約8000至1萬億美元。銀保監會統計數據顯示,我國保險業以債權、股權等形式對“一帶一路”相關項目建設的投資金額達8000億元。
              綜上,隨著“一帶一路”建設向精耕細作方向推進,勢必遇到各種更為特殊和復雜的自然災害與意外事故風險。在此過程中,我國保險業要加快國際化步伐,國內保險企業要推進“走出去”戰略,加快建設海外承保、理賠、救援等境外服務網絡,為重大項目建設需要,探索建立保險業服務“一帶一路”建設的國際保險與再保險共同體和投資共同體,全面提升保險業服務“一帶一路”風險保障的能力與效率。
              (作者系華東師范大學一帶一路與全球發展研究院教授)

            pc蛋蛋_pc蛋蛋开奖_pc蛋蛋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