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p6pkk"><button id="p6pkk"></button></menuitem>
  • <b id="p6pkk"></b>
      <input id="p6pkk"><noframes id="p6pkk"></noframes></input>
      <u id="p6pkk"><small id="p6pkk"></small></u>

      <u id="p6pkk"></u>
            <tt id="p6pkk"><label id="p6pkk"></label></tt>
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評論

            根治上市公司財務造假重在夯實制度基石
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5-13 23:00

            作者:莫開偉

              上市公司近期頻傳丑聞,先是康美藥業近300億元貨幣資金“一夜蒸發”,接著是康得新122億元資金“不翼而飛”,雖然目前暫未“坐實”是否財務造假,但從種種跡象看,這種可能性十之八九。而此前,上市公司財務造假已屢見不鮮,如南紡股份連續五年虛增利潤財務造假案、上海物貿連續五年財務造假案、鍵橋通訊連續四年業績造假案、雅百特財務造假案、爾康制藥財務造假案等,讓人徒嘆奈何。
              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的危害性是相當大的。一方面,這類主觀惡意行為易引發“羊群效應”,造成“劣幣驅逐良幣”,破壞資本市場生態;另一方面,損害投資者利益,使之對上市企業失去信心,不利于資本市場健康、可持續發展。這種情況下,根治上市企業財務造假即成資本市場監管重中之重。從當前現實看,關鍵在于夯實制度基石。
              首先,對財務造假“零容忍”,將其與欺詐上市同等“治罪”,提高違法成本。凡有財務造假行為的上市公司,一經查實,追究當事高管刑責,營造不敢違法、不能違法的法治環境,鏟除財務造假空間。同時,修訂和完善《證券法》,消除“撓癢癢”式處罰模式。這方面,可參照美國的處罰力度,讓造假公司及其相關投行和會計師事務所都遭到滅頂之災。比如,安然公司因財務造假被罰款5億美元而破產;三大投行因涉嫌財務欺詐被判有罪并被重罰,高管亦被判重罰并支付巨額罰款;幫助安然造假的全球五大會計師事務所安達信,也在被判處妨礙司法公正罪后宣告破產。以之為鑒,我國不妨將原《證券法》對機構頂格處罰60萬元、對責任人頂格處罰30萬元,提高為處罰1億元、10億元,甚至100億元,并將處罰由機構向涉及財務造假的責任人個人傾斜;對參與財務造假或財務信披把關審核不嚴的會計事務所、律師事務所及相關責任人,也應一并追責。此外,按照證監會頒布的強制退市新規,將財務造假信披列為重大違規違法行為予以強制退市。
              其次,為推進財務造假上市公司強制退市的順利進行,應建立好政府強制退市退賠基金,用于對中小投資者的損失補償。基金來源可從上市公司的經營利潤中抽取,政府收取的交易傭金和稅收中也可適當補充一部分。而且,可考慮由政府機構、民間自律組織聯合建立中小投資者維權代理機構,專門行使維護中小投資者股權職能,增強中小股民的利益“要價能力”,也增強對上市公司的監督和制約能力,削弱后者的強勢地位,維護中小股民的權益。同時,在完善證券民事賠償中貫徹傾斜保護原則,在舉證責任、賠償范圍、訴訟程序等方面適度向中小投資者傾斜,鼓勵他們拿起法律武器捍衛自己的權利。
              此外,應加強執法隊伍建設、完善執法體系,提高上市公司財務造假監管的社會靈敏度,提高監管的有效性。當前,上市公司財務舞弊手段越來越多,涉及主體越來越廣,背后往往有“保護傘”,查處越來越難。因此,亟待擴充執法隊伍,提高執法人的執法素養和執法能力,將所有上市公司財務信息納入監管范圍,把更多資源向一線執法部門傾斜,保證資金、資源充足到位,在加強執法硬件建設如大數據系統的同時,提升執法人員的執法主動性,讓財務造假公司無所遁形,讓財務造假者無法蒙混過關。

            pc蛋蛋_pc蛋蛋开奖_pc蛋蛋计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