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nuitem id="p6pkk"><button id="p6pkk"></button></menuitem>
  • <b id="p6pkk"></b>
      <input id="p6pkk"><noframes id="p6pkk"></noframes></input>
      <u id="p6pkk"><small id="p6pkk"></small></u>

      <u id="p6pkk"></u>
            <tt id="p6pkk"><label id="p6pkk"></label></tt>

            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特別策劃

            金融期貨國際化可期 應對外來競爭壓力需靠內功

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-05-16 23:12

            作者:記者田忠方

              國內期貨市場對外開放,一直是中國金融市場對外開放的重要課題。前不久,中國證監會副主席方星海表態稱,要積極推動包括股指期貨在內的特定品種對外開放,同時要做好開放過程中的制度對接,在守牢風險底線的前提下,對接國際標準,增強制度包容性,方便境外交易者入市,提升市場吸引力。這無疑讓業界對金融期貨對外開放有了更多期待。
              股指期貨國際化時機漸成熟
              目前,股指期貨已成為國內機構投資者重要的風險管理和產品創新工具。據統計,相較股指期貨推出前的8年,股指期貨推出后8年,滬深300指數的年化波動率下降約20%,平均日內波動幅度下降超過30%。而隨著各大國際指數持續納入A股及中國債券,外資機構對我國資本市場的配置力度不斷加大,其風險管理需求也隨之提升,市場對金融期貨國際化的呼聲日益高漲。
              “此前,因為新興市場的風險較大、波動性較強,市場擔心外資通過金融期貨做空國內市場,擾亂經濟秩序。但此類擔心并無必要,隨著國內市場不斷‘成長’,目前已可承受相應的風險。”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兼研究所所長李迅雷對《上海金融報》記者表示。
              “根據證監會此前表態,計劃放松對股指期貨的限制,包括恢復股指期貨的正常交易,并向外國投資者開放現有的股指期貨。此外,證監會擬允許社保基金、商業銀行、保險基金、國有化公司、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(QFII)和人民幣合格境外機構投資者(RQFII)參與期貨市場。”東吳期貨宏觀股指期貨分析師萬濤對《上海金融報》記者表示,“中金所此前已進一步放松了股指期貨交易限制,股指期貨回歸正常化又邁出重要一步。”
              “我國現貨市場對外開放已具有較好基礎,境外投資者逐步增加對我國A股配置,為股指期貨市場對外開放提供了較好的市場基礎。在不改變原有市場監管框架和基礎制度的條件下,特定品種的對外開放有助于提升股指期貨市場的流動性。”西南期貨股指期貨研究員郁泓佳對《上海金融報》記者表示,“不過,除進一步完善制度建設外,在進一步與國際接軌、對接國際標準方面,還有一些需要完善和優化的地方,包括要吸引和培養具有國際視野人才、升級交易系統軟硬件設施、做好實時交易信息公開等。”“股指期貨的進一步開放,必須做好多方面準備工作。”萬濤表示,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是當前金融領域的核心任務,要進一步推進期貨市場供給側改革。與經濟高質量發展的需求相比,期貨市場在制度供給、市場建設、投資者結構、服務能力等方面還存在不少短板。“要補足短板,需要做好加強供給、提升服務、擴大開放、重視人才等四方面工作。”
              金融期貨市場需進一步完善
              盡管時機漸漸成熟,開放也是大勢所趨,但不可否認的是,相比原油、鐵礦石等國際化品種在內的商品期貨,我國金融期貨無論是品種還是成交量均遜色不少。數據顯示,我國金融期貨品種僅6個。2018年,全球期貨期權成交量達303億手,其中金融類達243億手,占比高達80%;而我國金融期貨成交量僅0.27億手,占比不足1%。
              “與發達市場相比,我國金融期貨市場目前仍相對不完善。”萬濤表示,“雖然過去3年我國股指期貨經歷了4次松綁,成交量和持倉量明顯改觀,但與未受限之前相比,手續費交易成本仍相對較高。”
              萬濤指出,“針對現階段市場經濟發展的需要,我國金融期貨市場的發展應該從三方面進一步完善。首先,在目前市場規則不完善的情況下,為避免風險,提高市場的安全性,應該對市場參與者提出較高要求。其次,減弱行政干預。目前我國正逐步放開外匯與利率管制,雖然短期內實現完全市場化并不現實,但應不主動干擾金融期貨市場發展,在適當的時機增加金融期貨種類,豐富金融期貨市場。最后,加強獨立的監管。減弱行政干預,不代表不進行監管,但應組建獨立于行政系統的金融期貨監管體系。”
              “從國內金融市場成交額占比看,股指期貨的確小于商品期貨,但也應考慮商品期貨和股指期貨杠桿比例的不同。”郁泓佳指出,“2018年5月15日,商品期貨的日度交易總額是股指期貨的近35倍。若考慮實際杠桿比例,實際商品期貨所需要的保證金是股指期貨的近16倍。而在2018年12月和2019年4月中金所兩次調降保證金和平今倉交易手續費后,2019年5月15日,股指期貨當日交易總額是去年同期的近6倍,其日度交易總額與商品期貨的差距縮小至不足5倍。應該說,股指期貨的成交活躍度明顯回升。同時,今年以來期指各品種主力合約的成交持倉比均維持在1以上,也可看出期指成交活躍度在逐步回升。”
              郁泓佳認為,我國金融期貨還有很多可擴展的品種,如以行業指數為標的指數的期貨、以藍籌個股為標的期貨等。
              應對外資競爭需練好內功
              據悉,證監會正積極推動外商控股期貨公司的設立,引入資本實力和專業能力更強的期貨公司,促進行業競爭和優化重組。那么,在整體發展較為弱勢的金融期貨領域,國內期貨公司該如何應對來自外資控股期貨公司的競爭呢?
              萬濤表示,期貨市場國際化是市場化的深化,目前來看,期貨公司資本實力、創新能力尚顯不足,現階段的開放將帶來一定壓力,但外部壓力將促進內部提升。“開放有利于海外投資者的進入,可讓國內機構開拓海外客戶少走不少彎路。同時,國內機構經過20多年發展,也有足夠的能力迎接外資機構沖擊。此外,引入有競爭力、具備先進經營理念的金融機構,將引領國內金融機構與國際接軌,這對我國目前轉型升級、服務實體經濟有著積極的意義。”
              “相比外資注資機構,國內期貨公司最大的優勢是人文環境——了解大眾的投資需求、有廣闊的市場平臺,這是海外機構所不擅長的。”萬濤表示,“未來,國內期貨公司除了要夯實金融知識技能和研究能力水平外,應從東部沿海城市向中部城市群逐步遞進,發掘更廣更多的市場需求,服務實體經濟。同時,可通過互聯網+的模式,打造立體式營銷模式,建立好信息和資源群,拓展市場潛在需求和企業發展路徑。”
              “國內期貨公司在應對外資競爭,尤其是在金融期貨領域的競爭時,需要注意三方面問題。”郁泓佳指出,“首先,重視人才的吸引和培養,尤其是具有發達資本市場從業經驗的人才。其次,積極學習發達資本市場運作的經驗,同時結合我國市場的情況建立健全期貨公司的風控交易制度。再次,提升硬件配置,利用好作為本土公司所具有的客戶優勢,以及已有的商品期貨客戶資源。”
              “目前,我國期貨公司從業人員逾3萬人,從事分析研究相關工作的人員占比大約為8%,意味著全行業分析研究人員僅有2500人左右,且存在人員流失的情況。可以說,人才已經成為制約期貨公司發展的瓶頸。”萬濤強調,今后幾年,期貨行業將迎來快速發展期,期貨市場對分析師的需求將越來越大,分析師隊伍的競爭將成為整個行業競爭的焦點。

            pc蛋蛋_pc蛋蛋开奖_pc蛋蛋计划